专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纪念时务学堂创办120周年 >> 办学历程 >> 正文
熊希龄:上陈中丞书

编者按:

它是维新派与顽固派的斗争的产物。为了彻底打垮维新派,王先谦等人向陈宝箴等人施加压力。陈宝箴无奈,只得将时务学堂教习欧榘甲、韩文举、叶觉迈等人辞退,并下令免去了熊希龄时务学堂总教习的职务,委派黄遵宪、汪贻书主持。熊希龄被免去学堂总理职务以后,愤愤不平,于是致函陈宝箴,陈述自己的意见,表达自己不向顽固派妥协的立场。他表示大丈夫举事,宁愿明白死去,也不能糊涂偷生,在今天,如果新旧公私之间的界限不划清,人们就不知如何坚持维新事业,就会让一些“接迹之徒”钻空子。因此要说清事实真相,让人们看清楚顽固派的面目。他的态度是很坚决的。这篇《上陈中丞书》,可以说是一篇反击封建顽固派的战斗檄文。文章中心意思,就是驳斥顽固派对他的攻击和诬蔑,揭穿顽固派的虚伪面孔和不可告人的目的。

老伯大人钧座:

昨言赴东洋送学生事,已蒙允派侄去,私衷感激之志。侄趁高堂尚建之时,可以远离一二年,又可以监督而兼允学生,习一专门之学。盖侄多年荒落,一事无成,得此一行,实益于己也。

时务学堂事细思之,无过于戴训导者,侄非阿其所好,泽生、沅帆、修原皆知其为人学行纯正、结实认真,必不有一毫私心。侄可力保,如不符所言,请责侄也,侄亦无面再见老伯矣。此外有公度、少穆、沅帆布置学堂大局,戴只专管堂内条规,必能措置裕如。即或学生课程有不妥处,黄与戴可以规劝更定,婉为补救,操之太急即启争端,反贻笑柄。侄固深明老伯一片维持苦心,转移深意,然望浅力微、学问太薄,不足以挽狂澜。但愿老伯不动声色,全其体面,有公度与卓如、宣翘三人商妥,未见有不能补救者也。资持缮具公禀送呈台辕,乞赐批示。如有较宣翘更妥者,乞酌委。

侄拟先回衡州侍奉甘旨二三月,再行晋省作东瀛之行。所有学堂诸经手事件,容即开单呈鉴。

专此肃泐,恭叩福安。

侄希龄谨启。廿二日。

陳佳莉整理

湖大官网
湖大微信
湖大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