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纪念时务学堂创办120周年 >> 办学历程 >> 正文
《湘报》:《时务学堂》的“校报”

1898年3月7日,为配合湖南省的维新运动,在湖南巡抚陈宝箴的主导下,熊希龄创办了《湘报》,“日一出之”,系湖南第一份日报。《湘报》初由私人集资创办,而其中主要的力量来自于湖南时务学堂。《湘报》的八名董事蒋德钧、王铭忠、梁启超、李维格、谭嗣同、邹代钧、唐才常、熊希龄中,几乎都与时务学堂有着相当密切的联系。其中,担任撰述的有戴德诚、梁启超、樊锥、何来保、谭嗣同以及唐才常;西文翻译则是同时在湖南时务学堂担任西文总教习的李维格。《湘报》上刊载了大量关于湖南时务学堂的课艺批札、教学动态以及南学会讲演活动的讲义与答问,时务学堂与南学会的各类文件、名单等,可以说《湘报》成了时务学堂的“校报”。

《湘报》自1898年3月7日创刊,同年10月15日终刊(中间7月19日至8月2日曾一度停刊)共出177号,《湘报》以“开风气、拓风闻”为主旨,刊载内容大致有以下八类:论说、奏疏、电旨、公牍、本省(各省)新政、各国时事、杂事、商务等。在《湘报》成立之初就制定了32条章程,其中的第九条明确宣示“本报与学堂、学会联为一气”,表明其是与时务学堂、南学会互为表里,相辅相成的。

《湘报》上所刊载的文章,大多是言辞激烈、思想深刻,揭露清政府的腐败、指出中国的落后,并且也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它旗帜鲜明地宣传维新变法理论,提出了学习西方以改良中国政治、经济制度的主张。《湘报》第二十号刊载了湘潭人易鼐的《中国宜以弱为强说》,更是异常激进,直言:“西法与中法相参”、“西教与中教并行”、“民权与君权两重”、“黄种人与白种人互婚”四大以弱变强的救国策略。《湘报》第二十四号刊载樊锥的《开诚篇》,请皇上“下一纸诏书”,将国家“公之天下”;提出“起民权,撰议院,开国会”,“一切用人、行政付之国会、议院”,“起四海之豪俊,行平等平权之义”。第三十一号刊载唐才常《恭拟密筹大计吁恳代奏折》一文,提出了改革的方案:一,下罪己诏,定议院,改制新民;二,立废时文,广设学堂,设学部总其纲;三,联日联英以抗俄,并提出“张师统”、“易官制”、“开国会”、“改律例”的主张。这些言论。对于封建道统来说,堪称离经叛道、狂悖不伦,然而这已经成为维新时期湖南部分官绅的政治主张。

除了在政治上有着言辞激烈的政治主张之外,《湘报》上刊载的文章在改易风俗上亦多有涉及,又有其是在反对缠足这个问题上。第十五号刊载了洪文治的《戒缠足说》,第十七号刊载了唐才常的《书洪文治戒缠足说后》,第三十号《湖南不缠足总会简明章程》,第三十九号《不缠足会纪闻》,第四十三号《卫足述闻》,第五十三号《士绅刘颂虞等公恳示禁幼女缠足禀》、《湖南不缠足会嫁娶章程十条》,第六十一号《论女学校不缠足之善》,第六十六号《卫足诗并序》,第一百零一号《论女学校及不缠足会未得遍行之故》,第一百十五号《衡山不缠足会条约》,第一百一十六号《卫足纪闻(湘乡不缠足会入会者近千人)》,第一百五十一号《不缠足会驳议》,第一百七十号《湘乡团防总局酌议不缠足条例》,如此之多的关于女性不缠足的讨论以及取得的关于女性不缠足的成就,很大程度上促进了不缠足运动在湖南的进一步发展。

此外,《湘报》上关于铁路运输在湖南的发展已有诸多的讨论,粤汉铁路的修建亦是在时务学堂的相关人员的运作之下,由原本途径江西入汉而改道湖南入汉。关于西方自然科学的讨论也为实不少,自然也不必说关于西政的讨论了,毕竟西政对于维新人士来说是极为重要的改革维新的重要方面。

虽然《湘报》在短短的几个月内也仅仅出版了177号,但是《湘报》上所论及的问题对于维新派甚至是整个湖南亦或者是整个中国来说是极为重要的。这些问题都是中国近代化的过程中不可避免会遇到的问题,而《湘报》上关于这些问题的讨论,实际上是为中国近代化的发展做出了有意义的探索,《湘报》不愧为中国近代史上最为重要的一个报刊。

湘报_副本.jpg

中华书局2006年出版的《湘报》影印本

资料来源:

《湘报》上、下两册,中华书局,2006年影印本

《湘报馆办事人员姓名》,《湘报》第二十二号


湖大官网
湖大微信
湖大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