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纪念时务学堂创办120周年 >> 办学历程 >> 正文
湖南时务学堂办学经费哪里来?

湖南时务学堂作为湖南维新运动进入新阶段的一个标志,它的办学在湖南省甚至是全国都有着相当的影响力。在一定的程度上,湖南时务学堂可以说是湖南旧式书院制度向近代学堂制度转变的肇始。湖南省内当时的氛围是走向了两个极端,趋近西方的洋务、维新运动在全国走在前列,而湖南乡绅保守势力也异常强大。那么这个代表着趋近西方的新式学堂是如何创办的呢?它的创办经费有来自何处呢?

最早提出在湖南设立新式学堂的是湖南长沙府湘乡县人蒋德钧,真正促使湖南时务学堂成立的具体背景和直接原因是湖南乡绅蒋德钧、王先谦等人所从事的实业活动。1896年,王先谦联络蒋德钧、黄自元等人集股创办官督商办性质的宝善成机器制造公司,为推广工艺,蒋德钧提议在宝善成机器制造公司之下设立时务学堂,而这一点上也符合他们创办该公司的宗旨。虽说蒋德钧提议创办时务学堂最初的目的是为了推广工艺,带有为宝善成机器制造公司培训人才的意味,但是在其办学不到两年的短短时间内,却培养了许多具有维新思想学生。时任湖南巡抚的陈宝箴在看到蒋德钧等“复议请开设学堂”的呈文后,“惊喜叫绝”,并亲自为之命名为时务学堂。1896年底,湖南巡抚陈宝箴将这个计划批准立案。从这个时候起到1897年11月29日湖南时务学堂开学的时间里,蒋德钧、王先谦等湖南士绅着手筹备创办湖南时务学堂的各项事务,这其中最为紧要的便是创办湖南时务学堂所需的经费问题。

此前湖南巡抚陈宝箴在批准立案设立湖南时务学堂的时候曾承诺从矿务余利中拨款以充常年经费,但实际上湘省矿务总局艰难,更无余利,也就无从说能在余利中拨款以充常年经费了。所以,蒋德钧和熊希龄等人只好另想它途,个人捐助则是他们认为行之而有效的办法。在他们的倡议之下,前湖北布政使、湖南衡南县人的王之春一次性捐助了2000两购书银,而作为创办者的熊希龄、蒋德钧两人也以身作则,会同上海道刘麒祥合捐2000两,以用于购买制造局译书。但是个人捐助也就到此为止,再无他人捐助。仅仅4000两,实不足以创办湖南时务学堂的预算费用。

当时张祖同透露的一个消息让大家欣喜万分,据张祖同透露:湖南督销局尚有未收的加价湘省盐厘一项可以想办法。蒋德钧、熊希龄二人立即禀明巡抚陈宝箴并得到了他的支持。为避免湖南督销局闻知此事抢先下手,蒋、熊二人决定前往南京,向管辖湖南督销局的两江总督刘坤一申拨此款。1897年4月29日,蒋德钧、熊希龄二人经由武汉抵达上海,熊希龄留在上海采购图书仪器,蒋德钧带上禀稿随即赶往两江总督治所南京,在禀稿中详细地向两江总督刘坤一汇报了关于未收的加价盐厘细节。刘坤一对湖南创设时务学堂的行为表示了赞同,也愿意扶植此事。在核实尚有14000金的应补缴的盐厘后,刘坤一却以江南拮据异常的理由只同意支付一半的应补缴盐厘给湖南时务学堂,也就是7000金。

虽说前期的4000两银加上划拨而来的盐厘7000金,解决了大问题,但是依然不足以让湖南时务学堂切实有效的创办。在这样的情形之下,湖南巡抚陈宝箴借鉴安徽巡抚邓华熙筹设学堂请拨常年经费的办法,向朝廷上奏,请准“每年于正款项下拨款一万二千两酌充两处(时务学堂和武备学堂)常年经费”,得到了朝廷的准许。此外,朝廷还下令由省署提拨公款3000两充当时务学堂的开办费用。

至此,湖南时务学堂的经费也得以基本解决。可以明确,时务学堂的经费大体来自于王之春个人捐助的2000两,蒋德钧、熊希龄会同刘麒祥捐助的2000两,补交盐厘7000金,朝廷下拨的12000两以及省署提拨的公款3000两。

杨国虎整理


湖大官网
湖大微信
湖大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