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纪念时务学堂创办120周年 >> 办学历程 >> 正文
致汪康年函

谭嗣同

穰卿先生监:

昨寄上克驰马条陈一本并函,计达。顷拟《不缠足会嫁娶章程》一通,因湘中已成一会,在吾县则由唐绂丞、黎少辈主持。适有书来商量办理之法,故为此章程寄去,今仍录呈台鉴,乞核酌是否可行,若尚堪改削,及乞改削后著为会中通例,何如?卓如兄何日返沪,并乞商之。然不论通行与否,大约湘中必将照此行之矣。郑苏龛前有改衣服之议,细思实不可行,但可望诸异日渐渐转移,若此时遽入章程,必无益也。公以为何如?

湘中时务学堂告示,大有可观,今将原张寄上另作一包同日寄,乞察收。请刊之报上为祷。熊秉三来书言湘中官绅决计聘请卓如、一琴两君为时务学堂总教习,黄公度尤极力赞成,诸生皆谓卓如虽在湘,仍可寄谭嗣同

文稿至贵馆,而特虑公不肯兼放两位俱去 ,因公恳嗣同亲到上海呼吁,我公如更不肯,将不恤与公迕而豪夺已去,嗣同窃计遽用霸道,似乎使公太难堪。今为公计,不如自劝两君往湘,则尚不失自主之权,而湘人亦铭感公之大德矣。嗣同为乡人所迫,万分无可如何,兹先与公婉商,不遽作赴沪之举,所以为公地,使此事若出于公自己情愿者,可作一完全之人情也。公即不令卓如往湘,渠亦必往西湖,宁能终绊之耶?一琴兄在馆,公度久即不以为然,谓屈抑其长才,仅得为翻译也。公即不令一琴往湘,公度及与公度好知者,亦必别为谋置一地,又宁能终绊之耶?反复思之,终乞公勿强留之,之为愈也。一琴兄前未及致信,望为致意速驾,致卓如书乞转交。嗣同非不时时刻刻为贵馆计算,但事势所迫。不得不如此,惟公当能谅我,必不致使我往上海又奔波一回也。翘首云天高谊,感祷实深。

案湘中时务学堂招考才数日,已逾二千人,而后至者尤以未与考为恨,此其机亦诚不可失也。又湘信言南皮强令《湘学报》馆改正素王改制之说,自己认错,而学使不敢不从。南皮词甚严厉,有揭参之意,何其苛虐湘人也。湘人士颇为忿怒。甚矣,达官之压力,真可恶也。

谭嗣同顿首,九月初六日。

2.jpg

注:

时务学堂创办时,欲聘上海《时务报》馆总撰)梁启超、西文翻译李维格为教习,而对于《时务报》总理汪康年来说,聘走康、李,无异于挖《时务报》的墙角,请汪康年放任并不顺利。于是熊希龄致函在南京的谭嗣同,请他对汪康年加以劝说。此函即为1897年谭嗣同给汪康年的信函,言辞恳切,加之康、谭二人交情至深,理念相近,对说服汪康年放人起到了重要作用。汪康年迫于情势,不得不答应友人放人,梁启超与李维格二人终于得以于1897年11月14日达到长沙,分别任时务学堂中、西文总教习。

1_副本.jpg

汪康年(1860-1911)清末维新派。浙江钱塘(今杭州市)人。字穰卿,晚号恢伯。德宗光绪间进士。张之洞的幕僚。中国近代资产阶级改良派报刊出版家、政论家。中日甲午战争后,愤励变法图强,欲化愚弱为明强。1895年(德宗光绪二十一年),参加上海“强学会”。次年,与黄遵宪办《时务报》,自任经理,延梁启超主编。曾著文宣传资产阶级民权思想。后改为《昌言报》,不久停刊。1898年创《时务日报》于上海,旋易名《中外日报》,拥护清政府实行“新政”。曾支持上海人民反对法人侵占“四明公所公墓”。1901年《辛丑条约》签订后,俄军久驻奉天(今沈阳市)不撤,他愤然致电中外,慷慨力争。1904年任内阁中书。1907年在北京办《京报》。1910年(宣统二年)办《刍言报》。著有《汪穰卿遗著》、《汪穰卿笔记》等。

黄冠华 彭世文整理

湖大官网
湖大微信
湖大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