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纪念时务学堂创办120周年 >> 办学历程 >> 正文
湖南时务学堂略志(下)

唐才质

诸生入堂,一面讲学,一面论政,意志非常兴奋。旧派与学生初无恶感,亦无异言。及遇假期,诸生多数归省,出札记示亲友,传播反对清政,以及主张学术革命之积极言论,于是旧派哗然,大肆讥议。诸生因恐旧派进攻,需随时注意防御或反击,造成一种新旧斗争之激烈情绪。迨戊戌夏历四月二十三日,诏定国是,实行新政,旧派稍稍敛迹,诸生在此后三阅月之安定期间,加倍努力,学业有辉煌之进步。八月政变,新政中断,旧派势力仍复嚣张,诸生遂缄口结舌,不论国事,或改习实业,或出国游学,冀可保全自己实力,为他日共济时艰之准备。

戊戌夏历七月,吾省考选学生赴日留学,时务学堂学生几乎全部投考。被录取者约七十人,正整装待发,忽传八月六日政变发生,录取诸生各自星散,考选留学事亦无形取消。彼时中英文教习与留校诸生纷纷他往。某日,同学数十人设宴于长沙左文襄祠为师生话别,熊、欧、唐、韩、叶诸先生各有演说,对于同学勖勉备至,师生依依不舍,有感愤泣下者。至是年十二月举行甄别一次,学生留校者益复寥寥。明年,改为求是书院,迁往落星田求贤馆旧址,另招新生开学,“时务”二字遂成历史名词,供人回忆。

唐才常先生与谭嗣同为刎劲交,戊戌政变,谭公被戮,先生极为悲愤。庚子(1900)夏历七月二十五日,先生决议在武汉起事救国,倾覆清政。部署既定,而海外接应不至,屡次改期,以致失败。此次与先生同时殉国,死事最烈者,有林圭、李炳寰、田邦璇、蔡钟浩四君,皆时务学堂学生也。乙卯,袁贼不顾民意,悍然称帝。蔡锷在云南首举义旗,反对帝制。蔡君亦时务学堂学生也。湘阴范源濂,己亥(1899)留学日本,尝组织速成师范班组织事宜,并担任通译(前光绪二十九年癸卯,公元1903年,湘巡抚派士绅十人同赴日本,学习速成师,胡元倓、俞诰庆、陈润霖、刘左楫、俞蕃同等与焉,是为湘省之遣派学生出国之第一次,此班学员毕业回湘,湘省公私立学堂乃次第兴起)。常德蔡钟沅自庚子武汉自立军起义失败, 以年少得以穷治,后来出游日本,学习工科,毕业回湘,创办乙种工业,甲种工业各校,造就工业人才甚众。此在教育界卓著成绩者。范源濂、蔡钟沅亦皆时务学堂学生也,时务学堂自成立至解散,不过九月,名义存在亦只一年左右,而政治思想深入人心,对于后来学术革命与政治革命,实有相当推动作用。

因受戊戌政变之影响,时务学堂被迫解散,原址改为泰豫旅馆。民元之际,梁启超先生曾一度再至长沙,手书“时务学堂故址”六字悬于旅馆厅上。

(原载1958年第二期《湖南历史资料》) 黄冠华整理

湖大官网
湖大微信
湖大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