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纪念时务学堂创办120周年 >> 办学历程 >> 正文
湖南时务学堂公启

梁启超

今日之事,岌岌乎一蹶再蹶。输币割地,刳肉饲虎,身肉有尽,而虎欲无厌;他日之患害,其十倍于今日者,且日出而未有已也。故不攘夷则无中国。虽然,今日之所谓夷者,非若汉唐之间匈奴、回鹘之族,游牧之种,水草之性,无有典章制度、才术械器,可以虚威詟而制梃治也。其政治具有条理,其学问具有本末,其富强者皆其外见之迹;而其所以富强,千纲万目,皆经数十国数百年数千万人互为讲求,转相仿效而始有今日,攘云攘云,盖其难哉。彼日本以攘夷立国者也,庆应末叶,举国之士裂眦攘臂以言锁港;及明治维新,幡然改图,广开学校,悉施西法,十年之后,风气大成,遂有今日,而推原功首,则一切更革皆由尊攘党人为之倡。盖攘夷之道未有善于是者也。

吾湘以士气开,天下通商数十载,西人足迹交遍中国,惟于楚地几步敢越半步,论者谓士气之盛,魄力之厚,视日本之言锁港者殆将过之。于是海内外遂咸以守旧目湘士。然窃闻吾乡先辈有魏默深、郭筠仙、曾劼刚诸先生,咸于天下不讲西学之日,受怨谤,忍尤诟,毅然慨然以倡此议,至今天下之讲西学者则靡不宗诸先生,乌在湘人之为守旧也?且如日本前日虽守旧何害,其守愈笃者其变愈诚。吾湘变,则吾中国变;吾湘立,则中国存。用可用之士气,开未开至民智,其以视今日之日本宁有让焉。

今事变益急,天子宵旰殚虑,惟广立学校,培植人才,为自强之计,累降纶绰,布此义于天下。江淮闽浙秦晋鄂蜀闻风兴起,云鳞丛萃,而吾湘以凋敝之余,未克具举。今值制军张工、中丞陈工、督学江工咸以一时通人,提倡新政,嘉惠斯土,吾乡士及今不思自励,上无以宣圣天子作育之化,中无以答贤有司宏奖之雅,下无以塞薄海豪杰敬畏相望之心。用是簪萃同人,共倡新举,将聘达人以主讲授,选聪俊以充生徒,藏书籍以备群摩,置图器以资试验。常年之费,岁以数万,亦既呈请大吏将东征筹饷部议加增盐厘已收未缴之项,拨归堂中籍充岁费。然草创伊始,构造房屋,购置书器,需费极繁,开办不易。概闻千金之裘,非一腋所集;万间之厦,非独木所成。凡我同志,远念敌王所忾之义,近思维桑与梓之情,大为强国保种之谋,小为育子克家之计,其诸有荣于是欤。维持大局,提倡盛举,食毛践土,咸有责焉已耳。昔道、咸之乱,惟我湘士翼戴王室,厥功最高,天下称之。自今已往,其祸害益烈,其待才益急,其戡定益难,惟我湘士其宁能自弃焉。奖掖之而裁成之,是在君子。

黄冠华整理

湖大官网
湖大微信
湖大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