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纪念时务学堂创办120周年 >> 办学历程 >> 正文
湖南时务学堂大事记(三)

1898年7月2日,陈宝箴免去熊希龄时务学堂总理职,委派他护送学生出洋留学,札委黄遵宪总理时务学堂。随之,韩文举、叶觉迈、欧榘甲请辞时务学堂分教习职,离开长沙。

7月5日,《湘报》第一百零二号重新刊发《时务学堂功课详细章程》十五节,并附《第一年读书分日课程表》。

7月10日,王先谦联络张祖同、叶德辉、刘凤苞、孔宪教、汪粟、蔡枚功、郑祖焕、黄自元、严家鬯、苏舆等10人向陈宝箴呈递所谓《湘绅公呈》(附宾凤阳原函),诋毁梁启超、韩文举、叶觉迈、谭嗣同、唐才常、樊锥、易鼐等人,要求时务学堂“严加整顿,摒退主张异学之人,俾生徒不为邪说诱惑”。

7月12日,《湘报》第一百零九号刊发时务学堂学生蔡锷课卷《后汉书党锢传书后》,并在第一百六十号上加了案语。

7月13日,熊希龄联络黄膺、黄展溅、吴獬、戴德诚,也向湘抚陈宝箴呈递了一份《公恳抚院整顿通省书院禀稿》,针对湘省书院具体存在的种种弊病,提出了“定教法”、“端师范”、“裁干修”、“定期限”、“勤功课”、“严监院”、“速变通”等七个方面的整顿措施与要求。

由于熊希龄两度在《湘报》予以回击,《湘报》于是被反对派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7月15日,熊希龄又在《湘报》上公开发表《上陈中丞书》,用大量事实驳斥王先谦等对他的攻击和诬蔑。

7月19日,《湘报》停刊,共出一百一十五号。事因王先谦等给陈宝箴写信,请停办《湘报》。陈宝箴迫于压力,勒令熊希龄将报馆交出,另委他人主持。陈宝箴采取釜底抽薪的办法,将每月给《湘报》馆的二百两公款津贴停发,使得熊希龄无法支持。

7月20日,《湘报》出第一百一十六号,宣告暂时停刊。

7月30日,清廷命黄遵宪、谭嗣同迅速进京,送部引见。

8月2日,《湘报》复刊,但性质已变,熊希龄只好离开报馆。

8月中,汪贻书补任时务学堂总理绅,兼任总理。

8月11日,清廷命湖南盐法道黄遵宪以三品京堂候补,充出使日本国大臣。

8月12日,王先谦煽动岳麓、城南、求忠三书院生童集议于学宫,制订《湘省学约》,内有“正心术”、“核名实”、“尊圣教”、“辟异端”、“务实学”、“辨文体”、“端士习”等七项约规,企图抵制维新思想的传播。该学约刊布后,因学政徐仁铸出面抵制并追查“倡议主笔之人”,故未推行。

8月19日,清廷命湖南在籍庶吉士熊希龄来京,预备召见。

8月22日,张伯良等时务学堂学生上“禀词”于陈宝箴,指控宾凤阳等,并请予严惩。陈宝箴收到《禀词》后,与学使徐仁铸皆作批示,“要彻底根究”,“严加惩办”。

9月5日,谭嗣同加四品卿衔,在军机章京上行走,参预新政事宜。

9月11日,陈宝箴上《湘绅捐建学堂请奖折》,朱批“着户部核给奖叙”。

9月14日,清廷电谕陈宝箴,谓有人(杨深秀)奏,湖南巡抚陈宝箴被人协制,闻已将时务学堂及诸要举全行停止,仅存保卫一局等语,命陈务当坚持定见,以新政关系自强要图,凡一切应办事宜,应实力举行,勿为浮言所动,稍涉游移。

9月中,时务学堂出洋学生举行复试。

9月20日,时务学堂考取留学日本的七十余名学生,留学资格被取消。

9月21日,北京政变发生,光绪皇帝被囚中南海瀛台。清廷大捕维新党人之令下,举国一片肃杀。康有为、梁启超逃亡海外。

9月29日,清廷将翰林院编修、湖南学政徐仁铸革职永不叙用,改以户部左侍郎吴树梅提督湖南学政。

10月5日,出使大臣黄遵宪奏因病请开去差使。

10月6日,湘籍言官黄均隆上奏折,“请旨惩办”湖南维新党人。清廷命将湖南省城新设南学会、保卫局等一并裁撤,南学会中所有学约、界说、札记、答同等书,一律销毁。着张之洞迅即遵照办理。清廷降旨将陈宝箴、陈三立一并革职,永不叙用。江标、熊希龄革职,永不叙用,并交地方官严加管束。

10月7日,湖南布政使俞廉三任湖南巡抚,山东按察使毓贤改任湖南布政使。

10月15日,《湘报》停刊。共出一百七十七号。

10月中,时务学堂交由守旧人士接管,原有的学生率皆离开。年底甄别,尚有新旧学生四十余人,严家鬯、黄舒禺等为教习。

资料来源:《湖南时务学堂研究》 杨国虎整理

湖大官网
湖大微信
湖大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