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纪念时务学堂创办120周年 >> 办学历程 >> 正文
湖南时务学堂大事记(二)

1897年11月29日,时务学堂开学,暂租用长沙小东街(今中山西路至三贵街一带)刘权之旧邸为校舍。湘抚陈宝箴委熊希龄担任学堂总理(亦称提调),主持校内一切行政事务。另委绅董9人,即熊希龄、王先谦、蒋德钧、李维翰、谭嗣同、黄自元、张祖同、陈海鹏、邹代钧等组成时务学堂的董事会。

12月4日,《湘学报》自第二十四期起由徐仁铸监督。

12月初,熊希龄全权委托中、西文总教习负责学堂的教学诸务。中文教习除韩文举与叶觉迈,后又增聘欧榘甲、唐才常和周大列。西文教习则有王史、许应垣。

12月14日,《湘学报》列出《湖南开办时务学堂大概章程》十二条,规定学生录取后有三个月的“试习”期,三个月内,“由总教习会同总理绅董严加甄别,以定去留”;“学生入堂,以五年学成出堂为限”。

12月中,光绪皇帝批准拨付一万二千两给湖南时务学堂和武备学堂,时务学堂经费问题才得到解决。

12月底,时务学堂学生放假回家,向亲友出示在学堂所记札记册及教习批语,结果引起大哗。梁启超等在时务学堂所宣扬的康有为素王改制理论及其资产阶级民权学说暴露无遗,王先谦、叶德辉等抓住把柄,对时务学堂大加攻击,视梁启超“为得外教炫人之术,以一丸药翻人心而转之”。

1898年2月12日,陈宝箴上《设立时务、武备学堂请拨常年经费折》,朱批“户部知道”。

2月21日,南学会成立开讲。假六堆子孝廉堂为会所,首由皮锡瑞主讲。到会听讲者有陈宝箴、徐仁铸、黄遵宪、熊希龄等官、绅、民三百余人。南学会附设藏书楼,为湖南最早的公共图书事业。南学会每七天一次讲演,时务学堂学生必去听讲,每月课试一次,由南学会学长命题。

2月23日,山西布政使俞廉三任湖南布政使。

2月28日,陈宝箴补上《奏办时务学堂、武备学堂折》,朱批“下户部知之”。

3月7日,熊希龄在长沙创办之《湘报》(日报)出刊第一号。熊希龄、蒋德钧、王铭忠、梁启超、李维格、谭嗣同、邹代钧、唐才常八人董事。聘彭德诚、梁启超、樊锥、何来保、谭嗣同、唐才常六人为撰述。唐才常任总撰述。废提以“开风气,叛见闻”为主旨。

3月上旬,梁启超抱病赴沪就医,反对派趁机制造谣言:“或谓中丞已厌卓如,或谓日内将使祭酒公代秉三,叶焕彬为总教习。”分教习韩文举、欧榘甲、叶觉迈等听到这种消息,即“忿然欲去”,后经熊希龄、唐才常等人挽留,勉强留下来。

3月22日,时务学堂在南学会举行第二次招考扃试(扃,音jiong,谓科举时代考生各闭一室应答试题) ,应试者一百五十名。

4月5日,时务学堂第二批招考发榜,录取五十五名,计内课生三十名,外课生十八名,附课生七名。

4月中,长沙实学书局以为奇货可居,将时务学堂课艺搜集刊印,乘机牟利。熊希龄闻此消息,怕此书流传开来不利,乃迅速“将所雕版尽追缴”,进行销毁。

4月28日,时务学堂第三次招考,在南学会扃试。

4月29日,《湘报》第四十七号刊发《时务学堂更定章程》十一条。

5月14日,陈宝箴上《拨盐厘加价款用于学堂备案片》,朱批“户部知道”。

5月21日,时务学堂第三批招考发榜,共取录一百零八名,计内课生四十六名,外课生五十二名,备送北洋学生十名。

5月中,湖广总督张之洞先后给陈宝箴发来两通电文,对《湘报》及《湘学报》一并指责,尤指责《湘报》所刊樊锥、易鼐等人的激进文章,要求陈宝箴对之“谕导阻止,设法更正”。

5月底,王先谦、叶德辉暗中联合京中湖南官绅,上书御史徐树铭,要求对湘省学使徐仁铸予以申斥。御史徐树铭等先后参劾陈宝箴、黄遵宪、谭嗣同、熊希龄等。

6月8日,皮锡瑞因遭叶德辉接连攻击,在南学会作了最后一次讲演后,即离开长沙前往江西。皮锡瑞离开长沙后,南学会讲论也以“天热为辞”而停讲。

6月11日,光绪帝颁发“明定国是”的诏书,正式推行变法。湘抚陈宝箴因积极推行湖南新政而受到嘉奖。

6月底,岳麓书院学生宾风阳、杨宣霖、彭祖年等联名上书王先谦,以维护“纲常名教”、“忠孝节义”为名,对熊希龄、梁启超大力攻击,谓“自熊秉三庶常邀请梁启超主讲时务学堂,以康有为之弟子,大畅师说,而党与翕张,根基盘固,我省民心,顿为之一变……”

资料来源:《湖南时务学堂研究》 杨国虎整理

湖大官网
湖大微信
湖大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