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纪念时务学堂创办120周年 >> 教育教学 >> 正文
李炳寰札记及教习批语二

孟子用夏变夷、未闻变于夷一语,守旧者遂为口实。呜呼,不通甚矣!夫孟子时之中国,惟东北数省,即荆、楚、吴、粤亦不与同中国,而滇、黔、闽、蜀、无论矣。今机械日新,舟车皆通,五洲万国,环球而处,固无所谓外夷,无所谓中国也。有所谓外夷,有所谓中国者,主是土者自分轸域耳。然则即有所变,亦邻国之善政,不耻相师而已,又何者谓之夏,何者谓之夷,何者可以为于变夷,何者遂谓变于夷耶?且夫形而上者谓之道,行而下者谓之器。中国自黄帝既殁,后圣不作,大学之格致无传,公输之技艺失传,而墨子之经说,数千年无通之者。汉重黄老,晋尚清谈,唐则佛老充斥,宋则道学分门,元既短祚,明则以八股取士矣。十数代因循简陋,相趋于虚,于是所谓文物之邦,惟形而上之道,冷然而存乎空中,而所谓器者卒置之不问矣。夫天之生斯民也,惟道以治之,惟器以利之,天不变,道亦不变,器则愈变愈备,愈变愈善,愈变愈利也。中国惟知道不能变,而不知器之宜变也。兢兢守之,自安于简陋,自安于苦窳,不思变而愈备,变而愈善,变而愈利,而时运移易,器之为器,固不能久愈不发也。出中国而入泰西,强泰西而弱中国,岂非器为之耶。然则今日之变亦失而求野耳,安所谓变于夷哉?不然,舜生于诸冯,东夷之人也,文王生于岐周,西夷之人也,师舜与文王,变于夷而已。

教习韩批:无所谓夏夷,其所分者,野蛮与文明而已。有教有养之国是谓文明,无教无养之国是谓野蛮。明乎此,可知古今中外之故矣。〇器与道无分二致穷乎道之极者可通乎器,穷乎器之极者可通乎道。道无日不变,器无日不变,即血气亦无日不变。西人谓血气七年尽改换,西人创光学而知天道变,气族变,水族变,人道亦变。以光学能照脑,能照身内各物,将来光学大明,则医学明,医学明则身变,身变则道亦变矣。此事汝可详思之。

陈佳莉整理


湖大官网
湖大微信
湖大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