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纪念时务学堂创办120周年 >> 教育教学 >> 正文
湖南时务学堂答问(节录二)

李炳寰问共六条

第一条:

言公法则外中国谓未预谋,图富强则趣中国以为利薮。孔孟之门人将于此绝口不谈天下事乎,抑弃其仁义之名相率而言利乎。

教习梁批:孟子之利乃自私自利解法,故曰何以利吾国、利吾家、利吾身,各为其利而相轧,则害莫大于是矣。此理极易明。彼孟子当时所谓各国者,如今日之一省耳。今若有湖南人于此曰“何以利我湖南”,有湖北人于此又曰“何以利我湖北”,各谋其利而不相顾,国有不亡者乎。今中国正犯此弊,所以积弱如是也。知此则可以无疑于孟子矣。

第二条:

孟子谓文王之治岐也,耕者九一。九一,井田之制也。昨读界说及批示,均谓井田为孔孟时特立之制,然则九一之说,特孟子欲行井田于当世,故设为岐周之政诱齐宣以必行乎,夫周礼非丰镐之书,而为后世假冒无疑义矣。然孟子亦何至假托先王之政以期时君也。井田之创始究自何时,究为何人,准古酌今,审势度时,欲因制宜固不得不考上古之得失,以求善变也。诸葛公师申商以治蜀而蜀治,王安石仿官礼以治宋而乱,一有不慎,兴亡系焉。周以农兴,载在经子,井田之制殆岐周旧政文武既殁废裂无存而孔孟述而复之也。

教习梁批:六经皆孔子所定,其制度则损益百王、斟酌三代而用之,不专一家。其所采者甚博,不能悉指其所出,故通指为孔子特立之制云尔。凡世界必日变日进于善。三代以前之世界,其法度未备,万不能有十分好世界,此是一定之理。西人言地学者皆能言之。吾在时务报中馆有文一篇,论君政民政相嬗之理,略发此义。他日汝多读西书,深明于其说,然后一切可以无疑。

第三条:

前云大同起点,奉批过加奖励,而所以提撕者,则圣人之言引而不发,跃如也。盖欲令学者自思以求心得。顷读既竭心思,继之以不忍人之政而仁覆天下之句,觉微有所会。然则大同之道起点于心之一字乎。孟子曰先王有不忍人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则天下可运诸掌上。又曰:恻隐之心,仁之端也。又曰是心足以王矣,是心之所推,其终至大而不可穷,其始必小而不可穷故曰哀莫大于心死,而身死次之。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则次及于身,次及于家国,次及于全球矣。而大同之法则五亩之宅,树之以桑,百亩之田毋夺其时。孟子已三致意,农务兴则食不乏,工艺兴则用不乏,商务兴则三宝不绝,草菜辟矿物兴则财用富饶无告之穷民施之以任废疾者因其可用而使以事行之十年,大同之效或可略见与?若夫利道教诲则非士庶人之所能也。商鞅变法志在富强,而六国遂一汲汲以练兵置械为务将外侮之不能御安能以权力服人乎。是否有当,用敢复问。

教习梁批:不忍人之心为仁之起点,仁为大同之起点,仁字推到极端,至于天地一大父母民吾胞物吾与,岂非大同之极效乎。然此中条理甚多,须就条理上着想为是,大同二字不过名号,思所以能使世界尽变为大同者,必有实理非空言也。

第四条:

孟子曰:伊尹耕于有莘之野汤三使往聘之,始幡然改念。就汤而说,以伐夏救民。又曰五就桀,五就汤,然则汤未币聘之先,伊尹即五就之与,则以圣就圣,何以不遇。且天民先觉久已自负币使,既至何又嚣嚣欲处畎亩以乐尧舜之道,若谓三聘之后始欲以斯道觉斯民,则税驾而出,又何事乎五就。夫割烹要汤之语,非特万章云。然司马子长亦言之,似非无稽之谈。五就桀五就汤,则出自孟子之口,强辩与矛盾孟子岂居一于此耶,抑别有说耶。

教习韩批:伊尹是救时之圣,就桀就汤,亦是常事。其就汤时必未币聘,既而知汤不能用,故又处于畎亩,何也?相时也,非隐也。若谓以圣就圣,何以不遇,其始汤必不能用其言,及汤欲伐夏,非伊尹不可,是必伊尹平时以伐夏之言告之也。故遂以币聘之。伊尹既币聘,又恐汤不尽用其策,故仍有不敢决意,既而思之为天下计,为救时计,不得不出,为一事即得一事,成败非所计。故遂以身任之,非汤不能用伊尹,亦非伊尹不能佐汤也。为救时计以割烹要汤,亦不足怪。观于孟子论伊尹,可知其人。

第五条:

孔子之作《春秋》也,诸侯用夷礼则夷之,夷而进于中国则中国之,夷狄何蛮野之谓也,中国何文明之谓也。以蛮野、文明别夷夏,非以居处地段分轸域也,故戎伐凡伯于楚邱以归,则卫人夷矣。邾娄人牟人葛人朝于鲁桓则邾娄牟葛夷矣。圣贤之裔封内之国一有不善则夷之,然则何注东夷、南蛮、西戎、北狄之说果何据而云然耶?

教习韩批:因其无礼义,故设此记号以名之。苟中国无礼义,亦可以此号移之。苟无礼义者化为礼义,则亦以礼义名之。董子曰:春秋从变而移,此真善解春秋者矣。苟执此说,所谓号之为蛮夷戎狄者尽无礼义乎?曰:不合春秋公理则谓无礼义。故治春秋夷狄以以春秋礼义为准。

第六条:

天子一娶十二女,诸侯一娶九女。嫡庶贵贱,以平等之义言之,实据乱世之事也。然则三国之来媵,春秋何以大之,谓伯姬能容之,则嫡庶贵贱仍不能齐平等之义,云何?请闻其说。

教习韩批:三国来媵,谓之非礼。然则诸侯一娶九女,止准二国媵之,以为限制也。妇人多必相妒,妒必不能容,所以为妇人大苦也。妇人多,其势必然。孔子悯其事,故特为改制以限之。有伯姬之贤,三国来媵,尚未非礼,况不如伯姬而不及伯姬者多矣,以不平等中之平等,圣人于据乱世,不得已也。《白虎通》云:所以不聘妾何难有子孙欲尊之义又不可求人为贱也。春秋传曰:三国来媵,可求人为士,不可以求人为妾何士即尊之渐贤不止于士,妾虽贤不可为嫡。即此可见圣人分嫡庶之贵贱,实非其志也。

陈佳莉整理


湖大官网
湖大微信
湖大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