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纪念时务学堂创办120周年 >> 历史人物 >> 正文
梁启超题名《时务学堂故址》的传奇故事

一、创设渊源

1897年9月,大清帝国风雨飘摇,戊戌变法方兴未艾,就在国难当头之时,维新派挑起重任,在湖南创建时务学堂。这让湖南成为近代变法图强、思想变革的策源地之一。时务学堂从建立到撤销,存在不过短短一年,昙花一现,却荟萃了梁启超、熊希龄、谭嗣同、唐才常等一批时代英杰,培养出蔡锷、杨树达等一批历史名人,蔚起不少为变法和革命赴难殉国的豪杰志士。在帝制暗夜迸出新的光明,在历史上留下璀璨一页。时务学堂原是由守旧士绅岳麓书院山长王先谦等人于1897年1月报请批办,本来旨在弘扬封建理学。但湖南巡抚陈宝琛早有意办新学育人才,趁势同意,拨公款3000两。8月,发布《湖南时务学堂缘起》,阐明了培养维新人才的宗旨。陈任命熊希龄为提调(即校长),主持行政事务,黄遵宪亦负责筹备事宜。于1897年11月29日正式开学。

二、追忆校舍

选址

在一切筹备工作完成之后,熊希龄征得湘绅同意,在省城北门外侯家垅购得一块地皮,前临大河,后倚冈阜,颇踞湖山之胜,计有数百亩,准备以此来建造校舍。但因经费不足,暂不兴建,打算租用衡清试馆(位于今开福区戥子桥衡清里)作为校舍,但因校舍狭小,又另寻他处。后又租佃位于小东街(今中山西路)三贵街的清乾、嘉两朝重臣刘权之的故宅作为校舍。刘权之晚年荣归故里,邻里百姓数百人去街口迎接,因而有了“接贵街”之街名。同、光年间刘权之府第转让给益阳翰林周桂午(周谷城叔祖父),周将房屋改造成三进四合院式公馆。周桂午恰好与熊希龄为同榜进士,两人关系甚密,熊希龄遂从周桂午手中租得刘权之旧邸作为校舍。

1899年时务学堂迁至落星田后,小东街校址屋归原主。刘权之旧邸由周桂午的儿子租予湘潭人言清华,言清华将其改办成旅馆,名“泰豫”。泰豫旅馆在1938年“文夕大火”中片瓦无存。关于时务学堂的外貌和内部布局,历史文献缺乏记载,至今也没有找到任何图片资料。今只能从民间口碑传言和房主人后代的回忆,以及清末长沙地区大官宅第的普遍样式中推断时务学堂的位置、面积和形制。现在唯一见到的时务学堂痕迹是陈云章先生在宅院内的梁启超亲笔题“时务学堂故址”汉白玉碑刻牌坊及李肖聃等人题写的碑记。

题名

1922年,时任金陵东南大学教授的梁启超应湖南省长赵恒惕之邀来湘讲学,8月30日抵长,下榻省教育司(今教育街省民政厅),次日,在任过梁启超秘书的李肖聃(李淑一之父)的陪同下专程去寻访时务学堂故址。梁当年在长沙讲学时才24岁,26年后旧地重游,已年过半百。世事沧桑,他百感交集。梁启超在学生蔡锷住过的宿舍内伫立良久,竟泣不成声。旅馆老板言清华已恭候多时,早已摆好笔墨纸砚,请梁挥毫留念。梁提笔写下了“时务学堂故址二十六年前讲学处 民国壬戌八月重游泐记 梁启超”的条幅。

时务学堂故址.jpg

图1梁启超题名《时务学堂故址》

演讲

梁启超离开长沙二十六年后再次来到长沙,但仍然无法释怀于他的“时务”情结。9月1日梁启超分别在长沙东牌楼遵道会礼堂和省立第一中学作《奋斗之湖南人》和《湖南教育界之回顾与前瞻》两场演讲。在《湖南教育界之回顾与前瞻》的演讲中,梁启超深情回忆了当年在时务学堂的教学及推动维新运动的活动。他说:

时务学堂,我觉得与湖南教育界有关系,而且于全国教育界有莫大影响的,在师弟同学间的精神能够结合一气,一群人都有浓厚的兴味,联合多方面来注重做事。••••••那时的青年皆有进取思想,高谈时局,研究满清怎样对不起汉人,及中国二千年来的专制恶毒。这班青年,都是向这二个目标走。而我们所做的事,分作四项,是:(一)办时务学堂;(二)组织南学会;(三)发刊《湘报》——日报;(四)发刊《湘学报》——杂志。南学会是公开讲演的机关,讲演社会上不以为奇怪的话。时务学堂则专研究怎样贯彻我们的主张。《湘报》与南学会同一作用,《湘学报》与时务学堂同一作用。••••••我在时务学堂,每天除讲三四点钟的学外,还要同学生谈话,及作种种运动,一天到晚忙个不停,因此成病,就往上海就医。

在《奋斗的湖南人》的演讲中,梁启超重点举了蔡锷反袁护国之例。演讲中说:

民国成立,袁世凯称帝,自以为布置周密,预料必可成功。那时蔡松坡离居在京,算已入了袁的樊笼,但他千辛万苦设法逃去袁的势力范围,突然在滇起义,以很单薄的兵力出四川,袁倾全国之力同他相持。结果居然推到袁氏,使他活活地气死。然而松坡也因为劳顿过度,得了吐血症,后来死在日本的医院里。那时出力的不止蔡松坡,同事的湖南人也很多。

流转

泰豫旅馆老板言清华将梁任公题墨视为珍宝,装裱悬挂于中堂。抗日战争爆发后言老板将梁书带到湘潭老家。第二年旅馆在“文夕”大火中荡毁,梁启超墨宝却完好如初。其时,陈云章居沅陵,任立第九职校校长。1945年抗战胜利后,陈云章返长创办中原兴业股份有限公司,向周桂午后人购得小东街大片地皮,在时务学堂废墟上建起了住宅、三层办公楼房和“松坡读书处”等小景。20世纪50年代,三层办公楼房被政府征收,建起了粮食职工宿舍等建筑,而陈云章公馆有幸保存至今,并于2014年公布为长沙市文物保护单位。

泰豫旅馆言老板的儿子言泽坤与陈云章是湖大预科班的同学。1946年,陈云章从同学手中以40石米买下了梁任公墨宝。后又请老师李肖聃及衡阳李况松题写了碑记。

1948年陈云章又在宅院附近筑林翼堂(后改名为天倪堂),以为旅长益阳同乡集会之所。其父陈天倪喜而赋诗:

邑子筑堂我作颂,江汉常武考新官。

正神为人如可作,神州万里托帡幪。

1958年,陈云章由南京回湖南大学任教,为利于梁启超墨宝的保养,将其寄存至校图书馆。同年,中山大学教授、著名考古学家商承祚参观湖大图书馆,见到梁书,惊奇不已,连呼“国宝、国宝”,并建议将其转存省博物馆恒温室保管。于是,梁任公墨宝被同行的蔡季襄先生带到了省博物馆。“文革”结束后,墨宝又回到陈云章手中。陈毫无条件地把这一珍藏捐给了母校——湖南大学,又请泰籍好友罗武子先生捐资在岳麓书院建起了美轮美奂的“时务轩”,与唐李邕北海碑亭相映成辉。

岳麓书院时务轩_副本.jpg

图2岳麓书院时务轩

风貌

泰豫旅馆老板言清华的儿子言泽坤曾像他的同班同学陈云章谈到过泰豫旅馆(时务学堂故址)的原貌。陈云章系原省参议院,湖南省文史研究馆原名誉馆长,1946年他买下时务学堂故址的部分土地新建住宅和公司。据陈云章向陈先枢转述言泽坤所说,泰豫旅馆原为合院式民居,南北向主轴线上建正厅正房,左右为厢房,形成东西向次轴线。沿轴线形成三进院落,整个刘权之宅第实际上由3个四合院组成,内有大天井花园1个,小天井2个。

至于学堂内部面貌也无历史文献记载,但可从梁启超等人回忆文章和时务学堂章程的字里行间寻找到一些线索。如教室内的设置,《时务学堂功课详细章程》规定教习讲习时,特选两位高才生作书记,坐在讲席台侧,用笔记下讲席所讲内容,又规定在讲堂上设一“待问题匦”。《湘报》第107号《学堂告示》记载,湘抚陈宝箴曾到学堂调阅课卷,可见学堂内设有档案室。又如唐才质《湖南时务学堂略志》载,学生们“聚居讲学,意气风发”,可见学堂内设有学生集体宿舍。曾任过梁启超秘书的李肖聃曾回忆说,1922年8月他陪同梁启超重游时务学堂故址时,看见梁启超特地寻到学生蔡锷住过的宿舍,在宿舍内伫立良久,泣不成声。并说学生宿舍在学堂的后部,即刘权之宅第的最后一进。

湖南省博物馆藏有一张时务学堂教习在校舍前的合影。合影的背景为学堂的教舍,前为13人合影,排列二行。教舍显然对传统建筑进行了改造,其门窗不仅安上了玻璃,而且还融入了西式建筑的风格。

合影_副本.jpg

图3时务学堂总教习合影

2001年,著名画家、熊希龄的老乡黄永玉造访已90高龄的陈云章时,建议重建时务学堂。这也是陈云章生前多年的愿望,当即打电话给当时的省委书记杨正午,杨书记当即指示长沙市规划此事。陈云章亲自投入了规划工作,带着规划人员到公馆一侧的粮食职工宿舍及周边街巷勘察时务学堂故址所在地域,并请湖大古建筑专家柳肃教授设计了重建时务学堂规划草图。2005年,即陈云章逝世后一年,重建时务学堂提上了长沙市政府的议程,并做了一个《关于建立时务学堂纪念馆的研究报告》。后因政府换届,重建时务学堂不了了之。

2013年,湖南省文史研究馆向省、市政府提交《关于在时务学堂故址建立时务学堂纪念馆的建议》,提出两个方案,一为“在今中山西路时务学堂故址范围内重建时务学堂”,二为“利用今三贵街时务学堂故址范围内的陈云章公馆建立时务学堂纪念馆”。 时务学堂故址2016年7月3日首次对外开放。

陈佳莉整理

湖大官网
湖大微信
湖大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