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纪念时务学堂创办120周年 >> 历史人物 >> 正文
陈宝箴:复杨宣霖等酌改岳麓等书院章程

据禀已悉。凡书院于每年岁首或先一年岁终,考试一次,名曰“甄别”。得与于取者送院肄业;不与于取者不送院肄业。此天下书院之通例,非独湘省岳、城、求三书院为然。以此类推,送肄业者以后得应官课,不送疑业者以后不得应官课,理固然也。

即以岳、城、求三书院论,光绪十八年以前,凡取正、附课者,得一年膏火;月课则无正、附、额外名目,但分超、特、一等。初次抚院月课,非甄别曾取额外者,不得应;自藩司以下各官课,则不必曾取额外,从宽破格,一体与应得奖。历查旧案,并无不取甄别、准应、抚课之例。

自十九年前院吴改定章程,变岁计为月计。岁首一岁,仍名“甄别”,有膏火,无奖赏。自后每月一课,虽名“月课”,而等第皆以正、附、额外差别,有膏火,并有奖赏。抚课非取甄别者仍不得应;而自抚课起,挨次投考,挨次酌取,若补甄别者。然于宽大之中仍寓限制之意,立法公平,并非苛刻。

今该增生等禀请废去投考,凡应课者,无论甄别取录与否,一律弥封,不加区别。是不特与不应抚课向章不符,即初次甄别一考有名无实,而送院肄业亦等诸告朔之饩羊,为无谓矣。

大凡利之所在,众即争趋。自前院吴改章,每月膏火比从前二倍而强,故应考诸生往往一人数卷。班固《<儒林传>序》云:“盖利禄之途然也。”嘉惠愈厚,缺望愈多。如一人考三书院,仅取其二,其心必不快;有如一家之中,父子、兄弟、叔侄各考数卷,或遗其一,其心必犹不快。

即如本年甄别,仅举岳麓而论,按照二十二年无科场年分本部院考试成案,录取额外五百名;较之十八年无科场年分前院张考试仅取额外三百名,已多至二百名。而外间狃于上年有科场千名数目,谓少取五百名。岂知此次岳麓卷少,即并雷同及文气不顺者亦予登录,尚不足千名乎?然则“投考向隅,居乡下便”之说,不过为附近者言之;若远隔百里以外,其不能每人而悦之也明矣。

凡事或因时制宜,或有举莫废。边幅太狭,固非优待士林;界限全除,亦复有乖政体。现当改试策论,从事正新。诸生既请规复旧章,则其就此应加酌夺者,不止一事。

如向章,一名只准得膏火一分,有兼取两书院正、附课者,扣一留一。今则一名遍考三书院,师事即无专属,应课日又不尽一卷之长,徒务以多为贵,故篇多急就、艺乏专精。似应一名仍只准考一书院。此宜复旧章者一。

向章,考试均用真名,考究确实,方准入学,领取正、附膏火。今则伪姓诡名,任意充斥,生监已多假托,童生则尤无忌惮,竟有以“华盛顿”、“拿破仑”“刘邦”为儿戏者。其初次甄别,群怀侥幸,抄录雷同,一院多至一二百卷,不成事体,莫此为盛。似应于报名时,由监院教官亲加查考。生员则行查该学,限日具复,无其人,即予扣除;贡监则将执照呈验,无照不准报名;其童生亦设法具保,以杜混冒及谬妄诸弊。无论甄别、投考,均照此行。此宜复旧章者二。

向章,月课以次日辰刻解卷。自改新章,人咸务得,其一人获取甄别数卷,大都往省城者居多,该监院教官瞻徇人情,遂亦故意延缓,往往迟至申、酉刻始行解卷,殊属非是。似宜仍以辰刻为限。此宜复旧章者三。

至于膏火以周寒畯,实则专为住院生童之资。故从前取课,间有住院给米、不住院扣米之别。以若辈不远千里或数百里,负笈从师,向学心苦,比住家及处馆省城与仅因应课来往者不同,上官视之,固当稍加另眼。今或于区别之中示体恤之意;凡住院生童,无论取录甄别与否,概行准应藩司以下官课。办法由各该斋长将住院生童姓名按斋造册,分别已取甄别、未取甄别,各为一起,呈缴该监院教官复加查验,转檄藩司,由藩司向山长咨取住斋册核对。如有弊混,经查出或被攻发,斋长撤除;监院教官初次记过,第二次撤去监院差使。臬司以下官课,以此为例。生监查学验照,童生取保,均照行。其非住院生童,或仍挨次投考如故。此宜酌复旧章而仍用新章者,通前为四。

夫以一省之财,育一省之土,楚弓楚得,本部院何所用其予夺重轻?然课额向有定名,即令尽弛藩篱,何能尽如人意?必以恐为怨府,亟市私恩,使虚者益竞于虚,作伪滋章,毫无实事求是之意,恐亦非奖励真才、主持风化者所宜出。

惟事必协诸同然,斯理乃衷于尽善。除本部院两次月课均照旧章办理,学院月课应届时由监院教官请示遵照外,其藩司以下月课应如何变通之处,仰盐法道会同两司、粮道,并率同长沙府,将本部院所指四节,应否再加酌量,或自明年为始,或本年即予厘定,一并详议禀复,再行饬遵。禀抄发。


湖大官网
湖大微信
湖大微博